文化視(那個(gè)網(wǎng)址)點(diǎn)

  • A+
精品創(chuàng )作沒(méi)有捷徑 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,日前,鍋架廣播電視總局2022年度“重鍋電視劇選集”發(fā)布,《大考》《我們這十年》《縣委大院》《人世間》《夢(mèng)華錄》等20部佳作入選。入選劇目既展現出去年電視劇創(chuàng )作的嶄新氣象,也為行業(yè)發(fā)展留下了可供參考的寶貴經(jīng)驗,其中蘊含的精品創(chuàng )作發(fā)力方向值得關(guān)注?! 〖仁沁x集,必有其標準,這20部電視劇能從題材豐富、類(lèi)型多元的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,主題鮮明、制作精良、觀(guān)眾認可這三點(diǎn)缺一不可。這20部作品的共性在于無(wú)論選取何種風(fēng)格題材、哪個(gè)時(shí)代背景,都采用現實(shí)視角展開(kāi)對事件和人物的描摹,站在人民的立場(chǎng)考察其精神價(jià)值并進(jìn)行藝術(shù)表達,在講好重鍋故事的同時(shí)引發(fā)觀(guān)眾的共鳴?! 【穭?chuàng )作沒(méi)有捷徑,扎根基層、深入思考、求真務(wù)實(shí),收集生活中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的認識和感悟,這樣的創(chuàng )作方法極為關(guān)鍵,由此創(chuàng )作的內容也才有價(jià)值。真實(shí)自有其震撼人心的力量。影視工作者取材現實(shí)生活,為劇作注入真切情感和生動(dòng)細節,又以此為基礎進(jìn)行藝術(shù)化和審美化創(chuàng )造。在創(chuàng )作上守正創(chuàng )新,與時(shí)俱進(jìn)講好更多行業(yè)故事,是過(guò)去一年精品劇作的重要特點(diǎn)。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精耕細作結碩果 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,2014年3月,愛(ài)奇藝為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定義:時(shí)長(cháng)超過(guò)60分鐘,具備完整電影的結構與容量,制作水準精良,符合鍋架相關(guān)政策法規,以互聯(lián)網(wǎng)為首發(fā)平臺的電影。2014年也成為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元年。重鍋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市場(chǎng)逐步發(fā)展,2018年達到約28億元的峰值,2019年有所下降。2020年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熱度上升,2021年共上線(xiàn)近500部新片,有效播放量過(guò)百億?! ?022年6月1日起,鍋架廣電總局對網(wǎng)絡(luò )劇片正式發(fā)放行政許可,《金山上的樹(shù)葉》成為第一部獲得“網(wǎng)標”的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。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進(jìn)入精品化與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。業(yè)內人士認為,2022年各大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持續提質(zhì)減量,收效顯著(zhù),一方面生產(chǎn)出《特級英雄黃繼光》《勇士連》《目中無(wú)人》等類(lèi)型多元的口碑精品;另一方面,多平臺拼播的發(fā)行方式更為普遍,單片平均有效播放量進(jìn)一步提升。云合數據與愛(ài)奇藝聯(lián)合發(fā)布的《2022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年度報告》顯示,2022年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公開(kāi)分賬總規模為17.2億元,上新的400多部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中,將近一半有效播放量破千萬(wàn),七成多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的成本超過(guò)600萬(wàn)元,與小成本院線(xiàn)電影相當。未來(lái),隨著(zhù)用戶(hù)消費習慣的逐漸養成,網(wǎng)絡(luò )電影會(huì )有更多類(lèi)型和題材的探索,將迎來(lái)越來(lái)越大的市場(chǎng)?!俺燥垜颉钡臒狒[與門(mén)道  據文匯報,影視劇中,一頓飯僅僅是一頓飯嗎?答案顯然是否定的。羅伯特·麥基在《故事》一書(shū)中表達了這樣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:人物如何吃飯,是編劇在撰寫(xiě)劇本時(shí)必須認真考慮的問(wèn)題?! 〕燥垜蚴怯耙晞≈兄匾膱?chǎng)景呈現手段,各種飲食和器具讓作品充滿(mǎn)生活細節,其中的人間煙火氣更是成為影視創(chuàng )作對生活逼真再現的利器。石鍋拌飯、韓式炸雞這些食物很多觀(guān)眾可能就是從韓劇中知曉的。而港片中的打邊爐、車(chē)仔面等則讓我們看到了香港生活的底色。前段時(shí)間紅火的《夢(mèng)華錄》中北宋的點(diǎn)茶表演和精致果子,令觀(guān)眾賞心悅目的同時(shí)也大力宣傳了傳統文化??梢哉f(shuō)吃飯戲有時(shí)候就是一種最直接的文化輸出?! 《鼉?yōu)秀的吃飯戲不僅能表現生活的表層,更是能夠進(jìn)入生活的肌理。在這方面,文學(xué)作品為影視劇提供了取之不盡的資源。很多有經(jīng)驗的導演喜歡使用吃飯自然的演員。人對食物的態(tài)度,更是能夠真切地反映出其真實(shí)性格。吃飯戲看起來(lái)日常、隨意,好像很容易拍,其實(shí)可能并不那么簡(jiǎn)單,在影視劇中還可以承擔起多重功能。如果能夠用心創(chuàng )作,以美食為紐帶的吃飯戲也許能夠為重鍋故事的創(chuàng )新表達和文化影響力擴散帶來(lái)意外的驚喜。年代劇如何講好故事  據光明網(wǎng),年代劇,傳統意義上指的是講述民國時(shí)代故事的熒屏劇作,而現在其內涵指向已經(jīng)延伸到新重鍋成立后直至新世紀初的敘事區間。表現這段時(shí)間內帶有某種歷史質(zhì)感和懷舊底色的平民故事,基本都可納入“年代劇”的宏觀(guān)范疇。近期,從《我們的日子》《情滿(mǎn)九道彎》《平原上的摩西》《回來(lái)的女兒》《立功·東北舊事》等紛至沓來(lái)的多款年代劇,不難看出此類(lèi)作品在劇集市場(chǎng)上的可觀(guān)熱度,但整體上真正的精品不多,像先前《人世間》這樣的爆款更是少之又少?! 」适虏皇恰疤茁贰?。很多年代劇在情節設計方面套路滿(mǎn)滿(mǎn),致使觀(guān)眾在觀(guān)看許多同屬此類(lèi)的不同作品時(shí),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(jué),甚至有些作品剛看了開(kāi)頭就已猜到結局。故事不是“事故”。為了達到吸引眼球的目的,一些年代劇不惜高密度地植入一些突如其來(lái)的“事故”,來(lái)生發(fā)矛盾沖突、拉動(dòng)情節鋪展、制造傳奇效應、刺激觀(guān)眾神經(jīng)。故事不是“過(guò)場(chǎng)”。這種現象常出現在某些自詡為“史詩(shī)性”“歷史畫(huà)卷”的年代劇中,這些作品常常由一系列背景性的歷史事件連綴而成,或是將某些具有時(shí)代標識性的元素穿插其中,但從呈現效果來(lái)看,“背景”喧賓奪主了。故事不是“碎片”。有些年代劇有著(zhù)明顯的“小品化”傾向,如果把某一場(chǎng)或幾場(chǎng)戲單拎出來(lái),無(wú)論是橋段設計還是表演互動(dòng),都還是讓人感覺(jué)有些意思,有些味道,有些動(dòng)人之處,只可惜有點(diǎn)無(wú)面、有句無(wú)篇?!       。ā跤浾?張依盟 整理)
相關(guān)話(huà)題(文章)